中云网胜 旗下CPDA数据分析师福建授权中心

当强人工智能时代来临,哪些人不会失业?_厦门大数据分析培训_福州

发布作者:
发布时间:2018-10-08 09:29:33
浏览次数:34

科技进步经常伴随着技术性失业这一风险,但也因此促进经济增长。最近,关于AI是否会导致失业的讨论非常之多。同之前的技术一样,AI也很有可能带来失业。

AI导致的技术性失业是否会成为长期的、大面积的问题?此前的技术性失业只不过是暂时的、局部性的问题。但我们不能认为从过去历史中获得的经验可以原封不动地套用于未来的状况。过去与未来的前提不同,走向当然也会不同。

虽说如此,只要未来的AI都是弱人工智能,那么技术性失业就会同之前一样,不过是暂时的、局部性的问题。即使未来搭载AI的自动驾驶汽车与无人机普及开来,导致出租司机与快递人员失业,他们还可以转为从事其他人类更擅长的工作,比如担任护理人员或者按摩师等。

如果出现强人工智能,市场上的大部分工作被机器夺走,那情况就另当别论了。


01 难以被机器替代的工作

即便如此,仍然有几个领域是强人工智能机器人无法与人类相媲美的。我认为,如果存在生命壁垒,那么以下三个领域的工作就不会消失。

  • 创造类(Creativity)
  • 经营管理类(Management)
  • 服务类(Hospitality)

“C”(创造类)指的是写小说、拍电影、发明创造、新产品企划、撰写研究论文等工作;“M”(经营管理类)指的是管理工厂、商店、项目及经营公司等工作;“H”(服务类)指的是护理人员、保育员、辅导师等工作。

我将这些工作统称为“CMH”,这些工作都需要与其他人拥有感觉上的共性。创造类和服务类暂且不论,经营管理类为什么也需要有感觉上的共性呢?

因为无论是工厂还是商店,如果没有人类只有机器人,在出现从未发生过的意外情况时,它们就缺少和人类一样的感觉进行恰当处理。当饭店出现老鼠时,如果没有事先输入应对方法,AI就无法判断是否应该灭掉老鼠,而人类则可以通过大脑做出判断。

弗瑞和奥斯本在《就业的未来》一文中指出,留给人类的工作需要具有“创造性”和“社会性智慧”这两项技能。我认为,还可以将社会性智慧再细分为经营管理类和服务类两种,其中我尤其想强调服务类的重要性。

比如《就业的未来》一文中指出,调酒师属于很有可能会消失的职业(见图1)。但是机器人虽然可以调酒,却不能让客人心情愉悦或制造愉快的谈话。这些事情需要发挥待人接物上的技巧,还是更适合与他人在感觉上拥有共性的人类来进行。

▲图1:消失概率较高的职业,根据《经济学人》周刊2015年10月6日内容绘制而成

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无论是酒吧还是饭店,以平价为卖点的地方可能会使用机器人进行服务,而高档的店铺估计还是会由人类来接待客人。

02 劳动者是否还有生存空间

请注意,我的这个设想也并不是说只要从事与CMH相关的工作,就完全不会被机器人取代。即使在服务类领域,机器人也会步步紧逼人类,将有越来越多的调酒师在和机器人的竞争中处于下风。

如今,几乎很少有人能比作曲程序“艾美”创作出更优秀的音乐;开演唱会时,也很难比“初音未来”吸引更多观众。与此相同,只有极少一部分人才能做到比机器人更能发挥待人接物的技巧。

初音未来,由CRYPTON FUTURE MEDIA以Yamaha的VOCALOID系列语音合成程序为基础开发的音源库,音源数据资料采样于日本声优藤田咲

一般认为,像我这种大学老师的工作是需要创造性和待人接物技巧的。但是将来,教师也绝对不是一个高枕无忧的职业。

教育本来也属于服务行业,需要对他人的细心关怀,但是包括我在内的很多大学教师在这一方面表现欠佳。有很多学生认为听老师讲课还不如自己读书更容易理解。

现在大学教育中采用了网络视频授课的方式,相应节约了教师资源。而且,在网络上提供教学视频服务的慕课(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MOOC)已经开始威胁到大学本身的存在意义。

通过慕课,可以免费观看斯坦福大学和哈佛大学等大学的公开课,完成作业和考试后还可以拿到结业证书。由于慕课的出现,人们开始预想很多大学未来将没有存在的必要。

但是,也有人批评说光是观看网上视频的话没有身临其境的感觉,今后还是需要传统的教室授课方式。事实上,只有一部分超优秀的学生才能通过慕课学习获得学位,这和函授大学的毕业率很低是同样的情况。

即便如此,如果AI教授能够在教室展现风采,那么除了一部分善于教书育人的“明星教授”之外,大部分教师将会被迫离开讲坛。AI教授并不一定需要昂贵的机器人式的躯体,使用像“初音未来”那样的3D全息技术投影人物就足够了。比起那些中年大叔级的真人教师,这种人工智能或许更能激起学生的学习欲望。

这样的话,很多教师将会失业。我等只能沦为AI教授的助手,认真地做着记考勤之类的杂事,祈求不要被扫地出门。

当然,除了教书之外,科研也是大学老师的重要工作。但即使是从事研究这一类具有创造性的工作,也有可能被AI替代。

关于这一点,经济学家——早稻田大学的若田部昌澄教授提出这样一个疑问:“人工智能会成为经济学家吗?”

如今在经济学中,最为盛行的研究就是解析数据。例如美国经济学家史蒂文·莱维特利用数据证实了日本大相扑比赛中的舞弊事件,并于2002年发表了相关论文。

因《21世纪资本论》一书而闻名的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则通过翔实的数据追踪,明确指出资本家和劳动者之间的差距正在扩大。

总之,经济学家已经越来越接近于数据科学家。在数据分析方面,总有一天AI的能力会远超人类。不过要光是这样的话,人类至少还剩下撰写论文这个工作。

但是即使没有人类的介入,强人工智能也可以做到分析数据、总结观点、向学术杂志投稿等一系列研究工作。而且它的工作十分娴熟迅速,人类难以望其项背。

比较勤奋的人类经济学家需要花费半年才能写出一篇论文,与此相比,强人工智能1小时就能完成一篇论文。因此AI很有可能取代经济学家的地位。

社会学、心理学和自然科学等所有其他学科都是如此。除了一部分拥有飞跃性想法的超优秀研究者之外,多数的研究者都将面临被替代的命运。

同样的事情也会出现在其他行业。作曲不出彩的作曲家、不善于理解他人细微感受的护理人员等都有可能在竞争中输给强人工智能机器人。

03 未来劳动人口将降到总人口的1/10

如果未来机器人顺利地抢走人类的工作,那么到30年后,也就是在2045年左右,整个社会的劳动人口将降到总人口的1/10。2015年度日本的就业人数为6400万人,占总人口的一半左右。

日本总务部统计局劳动力调查中“各行业及职业就业人数”的数据显示,从事CMH相关的“管理工作”“专业技术工作”(如研究人员、教育工作者、医生等)、“服务行业工作”(如护理人员、厨师、接待服务人员等)的人员总数约为2000万人。

如前所述,这些职业在某种程度上也有可能被AI取代,或者进一步分化。比如,餐馆将分为“自动化的平价餐馆”和“由人类提供服务的高级餐厅”这两种形式。

这样一来,2000万劳动人口中的一半左右就有可能不再被社会所需要。剩下的1000万劳动人口其实不到总人口的1/10,但是这里我们暂且按1/10进行计算。

这个预测看起来是否不太现实?确切地说,剩下的那9/10的人口中也许有人依然在从事工作,但可能仅仅是兼职,就算是全职,其收入也难以维生。或者因为日本终身雇佣制度的缘故可以一直在企业工作,但做的都是琐碎的事情,成为企业内部的闲人。

总而言之,到了2045年,能够实实在在做着工作并以此为生的人可能只占到总人口的1/10。这就是我的观点。

不过,上述假设成立的前提是在2030年左右强人工智能会真正实现。而且即使满足了这个前提,上述观点也不过只是未来可能出现的一种情况。根据AI技术的发展速度、企业的引进速度以及具体经济政策的不同,未来从事实际工作的劳动人口也可能会更多。

劳动人口将降到总人口的1/10——这在我的预测里属于极端悲观的一种(如果站在AI研究者的立场上则可谓乐观),不过我想基本可以将其作为继续讨论时的基准。

这里,我们可以基于更权威的研究对未来的就业人数进行简单的预测。根据弗瑞和奥斯本在《就业的未来》一文中的预测,15年后(文中写的是10~20年,这里取中间数15年)即2030年的就业人数将减为现在的一半。

弗瑞和奥斯本没有对更往后的情况进行预测,但按照这个思路,再过15年,也就是2045年,就业人数将在此基础上继续减半,即占到总人口的1/4。日本现在的劳动人口约占总人口的50%,其1/4大约是12.5%,也就接近1/10。

虽然这与我的版本不太一样,但我希望大家能认识到,到2045年左右劳动人口将可能减到总人口的1/10。这样的社会转变不是空穴来风,也并非我个人的胡思乱想,而是具有现实意义的未来构想。


关闭
13600977889 工作日:9:00-22:00
周 六:9:00-22:00
联系电话
13600977889